揭开日本“阴间岛”的罪恶:影片《军舰岛》引重视

揭开日本“阴间岛”的罪恶:影片《军舰岛》引重视
坐落日本长崎港西南方向18公里的端岛曾是日本重要的煤炭产地,二战期间许多朝鲜半岛、我国劳工被强征至此劳动。图为导游展示端岛的前史相片。公民视觉  中心阅览  连日来,韩国电影《军舰岛》成为社会焦点。影片取材于二战期间日本强征朝鲜半岛和我国劳工的漆黑前史,上映8天观众即打破500万人次。票房成功的一起,影片也引发了韩国社会对“军舰岛”问题的更多重视,要求日本方面中止“挑选性失忆”,正视前史罪过。  韩政府——  日本强征劳工是不争的现实  《军舰岛》的故事发生在1945年,叙述朝鲜劳工被强征至日本端岛(因形似军舰,俗称“军舰岛”),在恶劣的环境下从事苦力劳动,终究冒着生命危险出逃的故事。电影展示了朝鲜劳工阅历的磨难,揭开了日本故意躲藏罪恶前史的丑恶相貌。影片导演柳承莞说,《军舰岛》的首要目的是供给对前史的问题认识,期望该影片能为观众带来一段有力的观影体会。  2015年7月,这个被韩国言论称为“阴间岛”的当地,曾作为“明治时期的日本工业革命遗产”一部分被列入国际遗产名录。构成这批“遗产”的23处工业设备中,许多当地都留下了数万朝鲜半岛和我国劳工的血泪。坐落日本长崎港西南方向18公里的端岛,被认为是“最惨绝人寰”的设备之一。  端岛蕴藏优质煤炭,1890年被日本三菱公司买下后成为日本重要煤炭产地。二战期间,许多朝鲜半岛、我国劳工被强征至此,在海平面下1000米高温、高湿度的煤矿中劳动。依据韩国国务总理室部属的“对日抵挡期间强制发动受害查询及国外强制发动牺牲者援助委员会”2012年发布的陈述,1943年至1945年端岛上曾强征800余名朝鲜工人,其间122人在此罹难。据韩国行政安全部计算,现在日子在韩国的端岛生还者仅有6人。  韩国独立运动史研讨所首席研讨委员金度亨在承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日本堕入长时间作战后出现严峻的人力和物力缺乏,继而对朝鲜半岛、我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进行侵犯、掠取。关于沦为日本殖民地的朝鲜半岛,日军在物质方面争夺粮食、棉花、牛皮等用于军粮、军服、军靴,煤炭、钢铁用于军需兵器等,人力方面则包含强制征兵、强征女性为“慰安妇”和强征劳工。金度亨表明,日本将这段前史称为“强制连行”,韩国用词则为“强制发动”,两种遣词差异在于是否用于战役,而强征掠取问题的底子在于日本采纳办法是“不正当”“不合法”的。  为平复申遗过程中来自韩国的激烈打击,联合国教科文安排国际遗产委员会日本代表在申遗时运用“被逼劳动”表述,供认“征用朝鲜半岛等地许多劳工在恶劣环境中作业”,并许诺在2017年12月前经过建立信息中心等办法向世人介绍这段前史。但是日本政府在申遗成功后即改动遣词,且迟迟没有实行许诺。  《军舰岛》上映后引发日方激烈不满,日本政府建议该影片是“被发明的故事”,不是一部反映史实的纪录电影。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称,包含日本强征劳工在内,日韩之间的产业请求权问题已经过1965年《韩日请求权协议》得到“终究处理”。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俊赫则回应,许多韩国人曾被强征至军舰岛并在严格环境下劳役,这是不争的现实,韩方呼吁日本政府赶快、认真落实申遗时的许诺。  韩国《中央日报》称,对日自己来说,端岛是一个特别的当地。由于端岛展示了日本怎么艰难地获得近代化成功的前史,也是日本右翼实力竭力想要扼杀朝鲜人被强征到军舰岛服劳役、被摧残致死的前史。有言论指出,假如日本着重《军舰岛》仅仅部虚拟电影,那么本相远比电影更残酷。  见证者——  阴间日子叙述了一段血泪史  跟着《军舰岛》电影的热映,朝鲜劳工的凄惨阅历、日本侵犯者的残酷罪过从头成为社会热门。关于这一前史问题,韩国国内进行了多个维度的出现和评论。  端岛朝鲜劳工生还者崔璋燮白叟在观影后激动地说,“我在端岛过了3年多阴间般的日子。日本给这座岛申遗,却疏忽有关强征前史的任何标识,是在扼杀那里发生过的现实!”有观众通知本报记者,“此前并不知道这段血泪前史,但现在想去细心了解”,“心境很沉重,军舰岛上的惨剧是每位韩国人应铭记的前史”。据电影发行商CJ文娱公司称,《军舰岛》在上映前已出售至全球113个国家和地区。  8月2日,《假如倾听军舰岛》一书在韩国发行。该书由日本长崎人权安排编写,收录了端岛朝鲜、我国劳工证词和相关材料,曾于2011年在日本发行。“咱们做重活,而每天吃的是大豆粕和糙米混成的饭配沙丁鱼末,每天腹泻、身体虚弱。一旦停下手中的活,监工就会把我拖去暴打一顿,直到说出‘是,我这就去干活’停止。我每天瞭望故土的方向,动过好几次跳海自杀的想法。”书中这段已故劳工徐正雨的证词,至今仍令人潸然。  韩国MBC电视台查询报导节目《PD手册》近来推出“军舰岛特辑”。节目中,97岁的金亨锡(音)白叟明晰地记住:“1943年阴历10月20日,从三菱煤矿来了接纳劳工的人。咱们不敢抵挡日自己,货车上坐满了被强征的劳工。我的号码是4416号。”金亨锡白叟回想,他做的是煤矿掘进作业,每天劳动12小时,坑道内温度太高,汗流个不断,他用沾满炭粉的手擦汗,一朝一夕眼睛就不好用了。“直到现在,那段阅历还经常出现在梦里。太恐惧了……”依据节目计算,包含端岛煤矿在内的7处“明治时期的日本工业革命遗产”设备共强征朝鲜劳工5.8万人。  在朝鲜半岛,也留存着许多强征劳工的苦楚回忆。1940年至二战完毕,坐落韩国仁川的富平公园曾是日本为前哨供给军需兵器的兵工厂。8月12日,由民众募款制成、首座思念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受害者的“强征劳动者像”将落户该公园。雕像制作者李原硕说,在兵工厂旧址上建立雕像,便是让子孙后代铭记这段前史。  看望者——  只要真挚检讨才干面向未来  当地时间7月3日至9日,一则题为《军舰岛本相》的视频宣扬片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播出,翻滚播映逾7000次。视频策划者、韩国诚信女子大学教授徐坰德说,宣扬片旨在让全国际知道端岛上曾发生过的强征劳工前史,并要求日本建立正确史观。  从2015年至今,徐坰德教授曾8次看望端岛。他在承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明,申遗成功后,端岛新增了旅行告示板、宣扬影片等,但无论是文字仍是说明,都一点点未提及强征劳工前史。他表明,现在距日本向联合国教科文安排许诺的终究期限只剩5个月,日本仍没有任何要实行许诺的目的和方案,让人绝望。假如日方持续逃避职责,将有损日本的国家形象,也将抹黑联合国教科文安排国际文化遗产名录。  李熙子是韩国太平洋战役受害者补偿推动协议会的一起代表,她工作室内的书架上摆满了日本强征韩国劳工、武士的相关记载和向日本政府企业讨取权益的诉状。李熙子通知本报记者,这些年来见到的被强征劳工、武士生还者和遗属有1500至2000人,而作为一名受害者家族,她感同身受。  李熙子只要13个月大时,父亲被日本强制征兵,从此杳无音讯。为寻觅父亲的下落,李熙子从1989年开端重视二战受害者问题,2003年在日本引进韩国的“兵籍战时名簿”中,发现了其父从被征兵到战死的记载。她通知本报记者,日本方面分明掌握着翔实的记载,却不通知亲属,而许多劳工在艰苦环境中承受着非人待遇,他们的相关记载乃至已被毁掉。  “假如电影再早10年上映该有多好,那时候更多被强征劳工还健在。”李熙子说,日本政府在端岛申遗前,就应该清晰论述那里曾发生了什么、供认错误,绝非现在的“挑选性失忆”。她也期望韩国年轻人能从头回顾前史,并从中获取经验。  金度亨表明,日本建议侵犯战役,给周边国家带来灾祸,战后非但没有肩负起应有职责,还一直在否定侵犯、曲解不合法掠取强征前史。徐坰德说,环绕强征劳工、慰安妇等前史问题,日本政府在许多铁证面前挑选逃避职责,是不可取的。德国的“华沙之跪”曾感动国际,也获得了世人尊重。日方只要正视前史,真挚地检讨与抱歉,并承担起对受害者进行补偿等职责,才干真实面向未来。记者 陈尚文